追蹤
雪的旅行日記
關於部落格
主要歸類為ACG 及 拍照
  • 302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宇智波鼬全面分析



轉載至:
巴哈姆特--火影忍者哈啦版精華區: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4889&parent=1236&sn=144&lorder=3


心得:
在下迷鼬的,不管是好人還壞人對我而言都無所謂!只希望他的能力別被佐助超過(總覺得劇情需要阿 囧"傷心QxQ)。

我愛的是他的能力啦!!!天才萬歲拉>/////<(羞)

正文:

轉載來源地:NARUTO ULTIMATE FORUM
因為該討論版中含有本版禁止的連結, 因此不提供超連結
另外, 這篇文章亦只是該討論版所轉貼, 真正作者無從得知 .. 抱歉

也許會有點太長, 我在中間作了一些分段, 希望令版友們看的舒服一點


[轉載] 宇智波鼬的全面分析
大家不要太小看AB編劇本的能力了,我帖子裏面介紹過,從考上大學專業學習美術開始,AB就節衣縮食的省下錢來看電影,買VCD.十幾年來經典的大師之作一部沒落的看全,近朱者赤,AB的劇本編排能力不說大師級,但怎麼也有一流了吧,這也是為什麼火影耐看,而我們又總是有話題討論和猜測分析的基礎.
AB一直在努力的提高自己,收集了大量的其他漫畫大師作品加以學習,正所謂厚積而薄發,蓄積而流長,寄傲於詩書琴畫之間鑄劍以待天時,而火影就是AB展現自己實力的最好舞臺. 我喜歡分析火影,也是源於此點,分析火影猜測AB的想法,和智者進行心靈對話提高自己的水平是我的忍道.


1.鼬真的是AB取代大蛇丸的新反角嗎?
火影前200卷中,不擇手段,野心滔天的大蛇丸是無可動搖的第一反角,隨著木葉小忍者的成長和劇情需要,新的更為強大更為陰險的反角出現已經是必然,於是大家開始了新一輪的討論和猜測.難道據說為了驗證自己的強悍而"滅門"整個宇智波家族的鼬會是這個反角嗎?我非常肯定的說NO.
大家試想一下,我們看過的文學作品或者電影,那些真正的大*大惡之徒是怎麼樣的,哪一個不是道貌岸然的披著偽善的佯裝,會一開始出現就大*大惡? 文學作品發展到今天有了多少年,歲月的長河,歷史的史冊有無數大師已經為我們塑造了多少經典的反角? 讓人所一眼明瞭的反角再怎麼折騰也只能算是小惡,轟轟烈烈出場的所謂反角---鼬顯然不夠成為下一步反角的力度和複雜性,一句話,塑造空間不夠,這是寫作的大忌. 再說,轟轟烈烈的反角有一個大蛇丸就夠了,同一部作品出現兩個性質相近的反角完全沒有必要. 倒是鼬因為不為人知的苦衷被迫成為反角,後來又給大家一個驚喜,來得有寫頭,有看點,有曲折性,也有賣點.要是鼬都算新反角,那同時推出的曉又算什麼?我認為,曉才是大有來頭的新反角.非常組織需要非常的手段來對付,於是才有了鼬這個角色.

2.關於以鼬是兇手的疑點詳盡分析.
認真的看漫畫和動畫,任何文學作品總有自己的鋪墊和暗示來進一步展開劇情,只是巧妙的程度決定作品的水準.也就是說,有所謂的疑點,下面我就分析一下關於鼬滅門的種種疑點.再次強調,作為惜墨如金的漫畫,絕對不會畫與劇情無關東西(18頁的漫畫,作者可能要畫40幅左右,然後精心選擇認為最能表現劇情的出版,在下不才,也學過3年美術,略知一二)

1)電線杆上的閃現:僅僅是一瞬間,卻很說明問題,鼬作為是最優秀的木葉忍者之一,有無數的A級和超A級任務要作,而暗部更是不可能得閑的,鑒於任務的難度,所以鼬很難找到充裕作案的時間,殺一個人容易嗎,更惶論憑一己之力滅絕木葉的名門,宇智波家不是只有鼬才有寫輪眼的,即使沒有鼬那麼優秀,也必定有一定的反擊力量和求援方式.況且,這是在木葉的地盤呀,別的家族和忍者是吃乾飯的嗎?作為5大國之一的木葉,其防禦力量和警戒力量是不可低估的(從中忍考試防範和應對音忍和砂忍聯合進攻可知一二)沒有大量木葉忍者的介入和戰爭,這必是有其他力量介入的閃電戰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偷襲.
另一種很小的可能性是火影為了消滅極度邪惡的曉而犧牲宇智波一族,大家協商好以後,自己人滅了宇智波一族只保留兩個最優秀的傳人,為鼬打入曉內部的苦肉計,以火影3的大仁大義,愛民如子這種可能性極小(火影4為封九尾而犧牲鳴人,但畢竟不是犧牲生命,況且是一族人).第一種可能是最大的,在我認為,電線杆上的閃現是在暗示鼬也是剛剛執行任務回來(當然也可能由於身在暗部的原因,能更多的掌握許多秘密資料和線索,得知對家族不利的消息後匆匆趕回), 很有可能因為更加老練沈著冷靜,不象佐助一樣慌慌張張亂跑,而是直奔父母主宅尋求線索,而從奄奄一息的父親哪里得知真相(作為宇智波一族的強者,鼬的父親應該有能力撐到見到兒子,不論是鼬還是佐助從而告知真相,就是已經死了也會用特殊方法告知兒子真凶.鼬是知情的,而在電光石火的瞬間想到了隨後而至的弟弟,想出了用月讀製造幻相來激發弟弟的方法.

2)鏡頭反復的給出的被人忽略的鏡頭:從學校回來的佐助看到了行兇現場,驚惶的到處查看,鏡頭給出了灑滿血的牆,這不單單是作者借佐助的眼睛向大家交待現場的血腥殺戮,還另有深意.大家好好留意那段動畫或漫畫可以清楚的看到,鼬淺色的衣服上沒有任何的血,這和邏輯是絕對相悖的,現場的血塗四壁,殺那麽多人而不粘血污,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再小心也不可能呀.
再留意佐助看到的兩段月讀的淒慘殺害雙親的回憶,是用刀砍的,學醫的朋友應該清楚的知道血在促噴之下的強度和達到的距離,即使沒學過醫也在日常生活中有近似體驗(比如殺雞或殺豬)或者從影視作品看到近似場景. 而且,牆上遍佈的苦無和手裏劍也說明兇手並非一人,一個人能攜帶多少暗器,大家看火影那麼久應該心裏有數(可參考鹿丸和多由也一站鹿丸的暗器數量)

3)作案動機:我認為,鼬說為了測試自己的強悍能力的動機太牽強,作為名門之後和宇智波一族的優秀傳人,根本無需再怎麼證明自己的能力,小小年紀就掌握了寫輪眼的精髓和奧秘,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 又少年得志成為暗部隊長(13歲),大蛇尚且知道殺風影和火影,從而向我們展現了自己的強悍,證實了自己的存在,同樣冷靜理智的鼬,又怎麼會採用如此瘋狂極端不計後果的方式來證明(i作為暗部的隊長,分析能力和冷靜判斷和其重要,從84.85動畫可以得證;ii鼬已經全面超越了包括父親在內的族人,證明自己何必找弱者下手呢,數量能彌補質量帶來的成就感嗎),即使當時鼬的實力不足以挑戰火影,也可以挑同樣擁有寫輪眼的已經顯山露水的天才忍者卡卡西嘛.
再回想白的父親因為血繼界限殺死白的母親那段動畫,和對血繼界限的解說,我們明白了,當時多少人覬覦和仇視擁有血繼界限的家族,我認為那段描寫不僅僅交待了白悲慘的童年悲劇,也為後面宇智波家血案打下了伏筆.外部勢力為了得到寫輪眼的秘密而策劃了這次偷襲更合情合理.

4)鼬對待佐助等人的做法細節:既然滅門,為什麼不殺佐助???不值得只是牽強的藉口而已,不殺是為了留:留下希望,留下復仇的力量.作為暗部優秀成員的鼬,不會不知道殺人滅口斬草除根的道理吧.試問古往今來不能盡數的梟雄成就霸業也好,達成陰謀也吧會存在婦人之仁而心生憐憫,更不會傻到留下仇恨的種子等待復仇惡之花朵的綻放,而且還對仇恨的花蕾不斷催化和加強.再說,殺害了自己的親生父母還乖乖的待在現場,臉不紅心不跳心靜如水的玩弄弟弟幼小的且剛剛受傷的心靈?一句話,不合邏輯.再結合80以後鼬對佐助的做法,為什麼;用月讀(先後2次這種高級的忍術,置強敵林立而不顧,消耗大量查克拉?),只有一個理由,讓同樣擁有寫輪眼並取得巨大進步和突破的弟弟早日領悟寫輪眼的奧義.口上說得和行動完全不一致:嘴上口口聲聲我沒有殺你的價值,我對你沒興趣,手上卻下手暴打弟弟,還大喝趕快變強,讓仇恨更猛烈一點(試想,當佐助明明白了真相後,會將被鼬激發到極點的仇恨導向何方?當然是真正的滅門仇人)
至於折斷佐助的胳膊,幾個月就痊愈的小傷沒有什麼,哪次真正的戰鬥佐助不傷得更重且傷痕累累? 只是作給鯊魚頭看罷了. 再聯繫鼬遇到紅和阿斯瑪和卡卡西時的必恭必敬,在那種危險情況下為什麼不對卡卡西痛下殺手使用天照而僅僅採用精神攻擊的月讀?要不是為了促使卡卡西學會月讀等高級瞳術,即使因為血繼界限的緣故卡卡西無法掌握,也可以指導佐助進一步修煉寫輪眼呀.鼬對於故人,壓根沒用過任何殺傷性強的手段:和紅交手,紅是與幻術為主的,卻輕易的被鼬破解,後來卡卡西來救援,卡卡西說了,鼬想殺紅和阿斯瑪,簡直就是易如反掌,間接證明了鼬的實力和他根本不想下毒手. 和卡卡西交手後,鼬和鬼鮫逃走,鬼鮫問:"以你的實力,為什麼要逃....."可見鼬完全還有隱藏的極大戰鬥力.
逃只是為了給受傷的卡卡西以修養的機會,給佐助以成長的空間,同時給自己的故鄉木葉報警曉的來臨.再後來,和自來也交手,使出威力強大的天照,也僅僅是用來逃命,總之,目前的鼬做的都很有分寸,既不令組織的眼線鬼鮫懷疑,也不殺害自己的故人.


3.家庭和親情的細節分析:
描寫到宇智波家的那段動畫,有一些細節描寫,其中有段是佐助要求哥哥協助練習手裏劍,鼬拒絕了,說自己很忙,作爲木葉的優秀忍者忙是肯定的,但佐助從忍者學校回來,估計也比較晚了,忍者也是人,木葉在火影3的領導下不會那麼沒人性化的讓手下優秀忍者沒日沒夜的執行任務吧,鼬忙肯定是在忙他自己的事,而且,這肯定是秘密的事.

那為什麼鼬不和小佐助一起練習呢?

鼬在拒絕佐助時,大家一定注意到了,是輕輕的點了佐助的額頭,輔以慈愛的眼神,作為年長不少的哥哥,其愛是深沈和含蓄的,就象令一個嚴厲的父親的關愛,試想一下,小佐助出身木葉的名門,盛譽於外而寵愛於家,佐助作為家裏的小兒子是很容易就沈醉於幸福之中而不思進取的,這也是為什麼鼬比佐助早的多的就掌握寫輪眼的原因吧(大家聯想一下現實生活中,家中的老大是不是更成熟一點,而老么更受寵一點,但通常都是長大後弟弟更有出息一點),試想如果身為哥哥的鼬再寵著小佐助,萬事依著他,我想對佐助的成長多少會有負面的影響吧.這額頭一點,我認為既是鼬在點醒自己的弟弟,也是AB的在暗示和點醒我們讀者,是畫龍點睛的一點.

另外,作為宇智波家的天才鼬,是宇智波家公認的優秀完美的繼承家族血繼界限的傳人,這點從佐助和嬸嬸的談話就可見一斑,可以這樣說,佐助是不知不覺的活在哥哥的影子下面的,鼬不和小佐助練習,也是為了保護他,試想一下,如果掌握了寫輪眼精髓的鼬和佐助練習會有什麼結果:如果鼬完全的發揮實力,年紀小小心智不太成熟的佐助很可能產生高山仰止的畏難情緒,認為自己不管如何練習都無法超越哥哥(從佐助的幾次戰鬥[比如和再不斬.大蛇丸]來看,佐助是比較容易產生放棄的念頭的,就是心態不堅定,作為哥哥的鼬很清楚這一點;如果不使出全力,自尊心很強的佐助早晚有一天會發現,這樣會更傷害他幼小的心靈.所以,拒絕和佐助戰鬥是鼬最明智的選擇.從佐助雙親的有限的出場來看,宇智波家基本屬於嚴父慈母的搭配,母親絕對是慈愛型的---從安撫佐助要幫他練手裏劍就看出,而父親也不是那麼多嚴格的(要是非常嚴厲的話,在鼬不怎麼搭理家裏隱瞞心事的時候起還不就對鼬發威了,也不用很無奈的對佐助說自己也摸不透他自己的親生兒子了).


4.鼬的界定和評價:

不顧生死,深入虎穴尋找機會,是勇

一門皆滅,瞬間作出最合理的判斷和應對,是智

血海深仇,誓報家人族人之仇,是孝

各為其主,仍不失禮讓不痛下殺手,是義

愛護有加,反復想盡辦法激勵弟弟的潛質是愛

因種種苦衷身在曉而心在木葉,是忠

如此大智大勇,至孝至愛,忠義於一身的宇智波鼬卻被部分人深深誤解,大家于情何堪,于心何忍,一個優秀的忍者,做到這個分上,無疑是成功的,如果AB能成功的塑造鼬這個悲劇英雄的角色,無疑也是非常成功的,我相信AB的實力,更相信自己的分析和判斷.


5.鼬命運的歸屬

我想大家肯定很關心這個話題,我和你們一樣,也很關心,所以才提這個話題出來.我認為,非常遺憾,一切跡象表明,這必然是一個悲劇的人物,英年早逝是鼬不可逃脫的宿命.通過上面的分析,我想你們也知道鼬從開始就把自己的生命捨棄了,作為一個真正的男人,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愛過的人,不會改變,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為了木葉,為了宇智波一族,為了深愛的弟弟,從一開始就走上了不歸的路.
曉作為一個神秘而強橫的組織---敢收集強大到火影4拼命才將將封住的九尾等終極怪物,是不可能那麼輕易的就土崩瓦解,鼬如果不抱有必死的信念和決心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鼬之所以敢深深打入這不歸的無間煉獄玩死亡遊戲,就是因為他對木葉村無限的忠誠和愛戴(從他和鬼鮫去木葉的那幕可以感受的到),以及對家族無限的愛和責任感和使命感,就這一點而言,鼬的復仇心絕對不比佐助弱.而且,隨著弟弟佐助迅速的成長,宇智波血繼界限得以傳承和發揚光大(而且在滅門和鼬的雙重刺激下,迅猛發展而必有突破),鼬已經沒有什麼心事了,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弟弟全面素質的飛升,他認為是值得的.
作為主角的佐助完全掌握寫輪眼精髓的一刻,鼬這個天才的人生之路將是盡頭,鼬的超級綠葉配角身份結束,木葉名門的宇智波鼬將在天堂閃現自己神聖的光芒. 至今為止,沒有一個擁有血繼界限者能逃脫宿命的牢籠,親愛的朋友們呀,想想深深為我們所喜愛的白隨雪而逝那一瞬我們的震撼和心痛吧,再想想君麻呂淒慘至極而絢麗至極的棄世方式,君麻呂華麗的舞蹈掩飾不住命運的落寞,輝夜一族從此人世兩隔,悲劇,唯有悲劇才是長久的深刻于心的永恒, 作為一個忍辱負重的近乎偉大的男人,我想也只有榮耀而死這種震顫人心的方式才能讓鼬得到最深層次的昇華, 生如夏花,最絢爛的時刻隨風飄零, 耀如流星,閃爍天幕而猝然而去, 然而,那花的香,星的亮,必將長存我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